政务信息 > 市领导 > 领导活动

副市长陈刚释疑土地制度改革

日期:2014-01-18 12:01    来源:

分享:
字号:        

  原标题:副市长释疑土地制度改革

1月17日,市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召开联组会,不同界别的委员坐在一起,围绕“土地制度改革”和“创新驱动发展”的主题展开联组讨论。(方非摄)

 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后,土地改革成为焦点。1月17日下午,市委常委、副市长陈刚带领市国土、规划等相关部门负责人,参加了在这里举行的政协第13、14、15组联组会讨论,就土地制度改革听取了工商联、经济、农业、科技、教育等界别委员们的建议,并解答了大家的疑问。

  陈刚说,在农村土地改革过程中,有五个坚持:坚持土地所有制不能变,坚持保障农民利益和农村发展后劲,坚持耕地红线不能变,坚持集约使用土地,流转的过程中要坚持绿色发展、转型发展。

  土地流转:

  先规划、先确权、先试点、先定规则

  三中全会提出,在符合规划和用途管制的前提下,允许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出让、租赁、入股,实行与国有土地同等入市、同价同权。集体建设用地流转似乎水到渠成。

  但有委员认为,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的产权非常不明晰,同样是集体所有,有归村集体所有的,有归乡镇集体所有的,也有归村内集体所有的。农民对土地到底归谁有很多疑虑。因此应该先确权。也有委员建议,农村集体土地过于分散,缺少规划,应该先整理、规划之后再流转。对此,市相关部门主要领导都表示赞同。

  陈刚表示,土地流转有“四先”:先规划、先确权、先试点、先定规则。规划包括土地用途的管制,一块地到底是宜农、宜业还是宜居要规划好,城市的边界在哪里也要划清。试点包括在不同地区开展不同类型的试点。

  在土地确权方面,市国土局局长魏成林介绍,目前京郊集体土地所有权有90%已完成确权,但建设用地使用权比较复杂,目前只完成了20%,今年将重点推进。确权是改革的基础。

  有委员建议,农村土地改革情况复杂,要缓行、慎行,对此陈刚表示,实际上农村建设用地的隐形流转已经很多了,改革越慢就越被动,因此改革刻不容缓。

  比起流转,更紧迫的是农村集体建设用地的集约化使用。

  “全市农村集体建设用地大数1500平方公里,其中宅基地600多平方公里,产业发展用地800多平方公里。每年增速超过城市,但效益并不高。”陈刚说,有一个抽样调查显示,这800多平方公里产业用地的收益,农民拿到手的不到10%,90%被其他环节吃掉了。

  放眼北京五环、六环沿线,村办、乡镇办的产业园区特别多,但低端产业居多,还有很多污染产业。这里吸引了400万左右的流动人口,他们的生活状况非常不安全,水电气热等市政设施也不到位,而且原煤散烧,对环境污染贡献非常大,但对农民增收、产业发展贡献则不大。因此,改革应该重点解决集体建设用地的集约化使用问题。

  流转资金:

  大量投入基础设施建设

  根据三中全会精神,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,土地流转是重要途径。但陈刚表示,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流转,大量的钱还是要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。

  “不是我自己卖地,钱全落我兜里。”陈刚说,卖完地,谁给你修路,垃圾污水谁来处理,农耕文明、古村落谁来保护?土地流转以后,农村的生产生活环境要和城市一样好,“不能买了好车没有路,买了好鞋走不进去。”所以,土地流转不是简单的农民增收问题。这些年来,农村生态环境的欠账很多,发展极不平衡,土地流转的所得将拿出很大一部分用来还旧账。

  “收益到不了农民手里,钱不留在村里,不是改革的目的。”陈刚说,改革要坚持保障农民的利益和农村的发展后劲,要以农民为主体,维护好主体的利益。

  土地流转中,根据区位的不同,收益差别会非常大。而且,有的村规划后可能全是耕地,有的村全是建设用地,怎么统筹?所以必须坚持公有制,只有公有制才能维护公平正义。

  耕地:

  划定红线 现代化监控

  三中全会也提出,耕地红线不能碰。京郊农村土地流转如何守住耕地红线?

  “耕地保护是一切土地改革的基础,北京更要带好头。”市国土局局长魏成林说,北京划定了永久基本农田,立界桩定坐标进行全天候的监控,耕地边界将会有明显的标志,不要说你不知道这儿是耕地。而且,为此还制定了责任制,主管部门、区县政府、乡镇政府该承担什么责任,都规定清楚,谁违法追究谁的责任。

  同时,本市还划定了城市发展边界线,这也是刚性的。城市也不是摊大饼,可以无限制地发展。

  此外,本市还划定了生态保护红线,除了满足生产、生活、公共服务的基本需要外,原则上不再增加新的建设用地指标。而且,今后“占补平衡”的质量要提高,占一亩一级耕地就要补一亩一级耕地,占一亩水田不能补一亩旱田。

  现在,本市还在试点推广用现代化科技手段对土地进行监控。顺义有一个试点,在基本农田里安装智能摄像头,耕地有变化会即时监控。今后,本市将加大这方面的投入力度,确保耕地红线不能碰。

  宅基地:

  在农村和城市之间不能流转

  农村的宅基地怎么流转,也是当下一个热门话题。很多委员认为,宅基地是农民最后的土地资源,一旦市场开放,农民连这最后的土地也守不住,失地农民将有可能成为城市的流浪人口。

  对此,魏成林解释,宅基地不可以在农村和城市之间流转,这是基本的法律规定。“不是说农民进了城以后,就不需要宅基地了。农民进城打工,但家还在农村,农民没有把家搬到城市。”魏成林说。农村宅基地改革,是允许宅基地在农民之间流转,是宅基地存量在农民之间的调剂,市民是不可以进农村买房子的。

  据了解,京郊农民的宅基地近20年来都没有批过新的了,规划限制是主要原因之一。这也是京郊农民意见比较集中的问题。宅基地可以在农民之间流转,或将缓解这一难题。

  土地改革:

  修法与试点同时推进

  我国的《宪法》和《土地法》都规定,土地归国家和集体所有,个人无权处置。三中全会虽然提出赋予农民对承包地有更多权利、改革完善农村宅基地制度、建设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等,但这些都是政策层面上的,缺乏法律依据。很多委员因此建议,要先修改上位法,土地流转才能做到有法可依。

  市国土局局长魏成林解释,公有制是一切土地改革的基础,这是必须坚持不能动摇的。同时,所有的改革必须以保障农民利益和长远生计为基础,离开这一点土地改革就无从谈起。

  农村集体建设用地流转,我国现行的《土地法》确实是不允许的,因此中央部委要有顶层设计,需要对现行法律进行修改。但与此同时,国土资源部也要选择一些地区进行试点,北京要抓住试点的机会,争取到更多的政策支持,以推进改革。

  小产权房:

  在建的逐步拆除

  三中全会以后,民间有一种舆论,以为小产权房可以转正了。一些委员也提问,北京市这两年拆违力度特别大,但对于小产权房好像没什么说法。政府对于小产权房的政策到底是什么?

  “小产权房违法这是肯定的。”魏成林说。本市对于小产权房的政策,首先是要控制新增的,重点查处新增、在建、在售的小产权房。

  “大家发现了都可以举报,接到举报我们必须查处。”魏成林表示,小产权房拆除的重点在通州和昌平,2013年6月份的数据是79个,现在大约83个,又有新发现的。2013年国土部门对在建小产权房的拆除力度很大,近年来国土部门还拆除了不少大棚房。

  而既有小产权房情况复杂,有1999年《土地法》出台前建设的,也有1999年以后建设的。有的没有征地手续,有的是农民拆迁安置房。因此对于这部分小产权房要区别对待,目前还没有具体政策出台。(于丽爽)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“首都之窗”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?